您的位置: 宿州资讯网 > 时尚

贩罪 第二十四章 醉爵的秘密

发布时间:2019-09-26 03:00:09

贩罪 第二十四章 醉爵的秘密

“报告,长官。”

“进来。”

“这是丹.加尔维赞将军提交的书面辞呈。”

“知道了,你放在桌上吧。”

“是。”

待那名士兵出去,电子门重新关上,寇临哉拿起了办公桌上的那叠纸,直接撕碎,扔进了垃圾桶里。

罗狐瞥了一眼碎纸,冷笑一声,推了推墨镜道:“爵爷还真是不近人情啊,明明是你把大黄蜂派去执行这个任务的,你也很清楚,以逆十字的实力而言,此去十有仈jiǔ是失败而归,甚至有一去不回的可能。但最后,你还是让加尔维赞中将承担了。”

“你觉得这次派遣,是我的失算吗?”寇临哉拿起手边的葫芦喝了一口。

“当然不是,以爵爷你的能力,我能想到的事情,你没有理由想不到。再说,你若真因为失算而想让加尔维赞背黑锅,大可不必撕掉那份辞职报告,直接同意就是了,然后在大黄蜂内部提携一个能打仗的中将。如果是我,还会趁机安插一个心腹去当那里的总指挥官。”罗狐顿了一下:“呵呵,所以我想问问,爵爷安排这次行动的目的究竟何在?”

“实际上,这不是我安排的。”寇临哉回道。

“哦?”罗狐只想了两秒,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随即问道:“是殿下的意思?”

“还能有谁?”

“难道……这也是为了试探卧底?”

“不知道啊,殿下比我想得更加深远。有时棋高一着

贩罪  第二十四章 醉爵的秘密

。展现在眼前的景sè,就是天壤之别。”寇临哉回道:“不过我大致可以想到让丹.加尔维赞承担是怎么回事。”

“愿闻其详。”罗狐接道。

寇临哉笑了笑:“其实是很简单的道理,大黄蜂这些年来纵横四海,所向睥睨。建功无数,因此他们的士兵都颇有一些目中无人的意思,作为王牌军,这是极为忌讳的。如果被其他部队所孤立,在正面战场上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这次我把他们派遣出去时,报告上写的是去攻击一个反抗组织的海底仓库,看着是非常简单的任务,最后他们落败而归。损兵折将,元气大伤。这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挫折,对大黄蜂来说,这甚至可以说是侮辱。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在同僚面前都会抬不起头来。这样既能让他们收敛一些,也能使他们在今后的战斗中更加强大。不是有那么句话吗,失败是成功飞翔的羽翼。

至于丹.加尔维赞,他是个聪明人,这份辞职报告只是投石问路。如今的形势。哪儿会有人把善战的将领炒掉呢?把他打发回家对帝国有什么好处?因此他根本不担心这个,他交上这份报告,是向我明志,让我等着他将功赎罪的表现。”

“呵……”罗狐笑道:“听上去。这次失败,反而是有了不少收获。”

“收获是有的。都是无形的,损失却都是实打实的。说白了,那可都是银子。”寇临哉道:“到了最后,殿下有他的算计,加尔维赞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报告还不是得我来写?你说,这到底是谁在扛着?”

“那种损失,在我看来不算什么,不过是几台机甲,几艘战舰,正常的战争损耗罢了。”罗狐道:“整支大黄蜂部队能起到的战略意义,也比不上一个天卫来得实在。”

“朝中的人都跟你一样那么看得开就好咯……”寇临哉已经打开电脑,开始算账了。

“哼……那些人,连食君之禄担君之忧都做不到,他们知道的就是,财政上出现难看的数据,自己年终分到的钱会变少罢了。”罗狐用鄙夷的语气说道。

“你这已经背离陛下,投靠了殿下的家伙,说出食君之禄担君之忧这种话,太没有节cāo了吧?”

“你怎么知道,投靠七皇子殿下,是我本人的意愿?”罗狐说道。

“哦,不是你本人的意愿,难道还是……”寇临哉敲打键盘的手指忽然停下,惊讶地转过脸来:“不会吧?”

“我的家族,和这个帝国的历史一样长久,从祖上开始,我们就世代效忠于皇帝。”罗狐说道。

“啊,我知道,保龙一族也这样,怎么样都好,请说重点。”

“所以,当皇帝命令我将这份忠诚交给克劳泽殿下时,我当然会照办。”

“还真是这样……”寇临哉皱眉沉思了一会儿:“难道皇帝已经意识到了殿下要做什么?而且他不但不介意,还要暗中支持?”

“皇帝,并不是为所yù为的存在,很多时候,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反而是最为身不由己的一个。”罗狐说道:“即便他希望某些事发生,在表面上也有权这样做,但他未必就会成功。”

“是指立长、立嫡的那些规矩吧?”寇临哉道:“确实,只要是扯上皇权的政治斗争,都是凶险异常啊,一步踏错,万劫不复。”

“爵爷,你应该知道,我把这件事告诉你,是对你的信任。”罗狐说道。

寇临哉回道:“啊啊……我不会说出去的。”他拿起葫芦又灌了一口。

“你要是能把酒戒了,将酒后失言的概率降为零,会更有说服力。”罗狐看了眼桌上的葫芦。

“谁告诉你,我喝的是酒?”寇临哉笑道。

这句话仿佛比皇帝的密诏更加令人震撼,罗狐直接就傻在了当场,愣了大约有五秒钟:“你……说什么……”

“我可从来么说过这是酒。”寇临哉晃了晃葫芦:“其实这是醋。”

“难道你这么多年来的醉态都是……”罗狐作为情报工作者,对这位“醉爵”的事迹自然也是有些了解的。但此刻,如果寇临哉说的是真的,那先前的各种耍酒疯事件,完全就和酒无关了,都是这家伙故意为之。

“我这个人呢,不傻,但我也不认为自己聪明到了那种可以肆无忌惮的地步。”寇临哉道:“我需要装一下糊涂,这样很多事办起来,会容易一些。”

“就像你当年放走术士,还有之前放走时侍是吗?”罗狐问道。

“知道得很清楚嘛,当年怎么没有揭穿我呢?”

“将秘密掌握在手中,就像累积资本,若要打败一个人,就该积攒足够的资本一击致命。像你放走术士那种事,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你是故意的,就算你是故意的,以当时他对帝国的威胁程度,你也没太大罪过。再说,你有王族和贵族的双重身份,岂会栽在这种案子上。”

“好吧……”寇临哉道:“我想,有朝一rì若是战争结束,我们赢了。刀兵入库,马放南山。那时,恐怕只有你的工作,还在继续。”

“你觉得我很悲哀吗?”

寇临哉没有回答,只是笑笑,他自己又何尝不悲哀呢,这世上每个人都在演戏,停止演出或许就会付出代价。

…………

克劳泽的府邸。

书房中,他接起一个,对方用的是一次xìng的号码,几乎无法追踪。

那声音也经过电子设备的处理,十分沙哑模糊,“我才将玩具工厂的坐标告诉你,你就迫不及待地让人进攻,是否太草率了?”

“我这个人,凡事都是经过考虑才行动的。”克劳泽回道。

“而你经过考虑的这次攻击,最终以失败告终了。”

克劳泽的语气未变,还是十分冷静:“看上去是那样,但如果我推测不错,我的这招棋,依然是让玩具工厂不复存在了,不是吗?”

对面的声音迟疑了两秒,才回道:“不错,抵挡住进攻以后,为了防止核打击或是更多部队卷土重来,最后工厂被放弃了。但内部的资料和兵器等等基本都被转移,最后自毁的只是一个空壳。”

“这就足够了。”克劳泽道:“双方各有损失,也都能接受。而我达到了我的目的。”

“你就不怕类似的行动会令我的身份会暴露?”

“放心,你没那么容易被看出来。”

那声音又停顿了几秒:“你是不是根本就打算让我被识破,这次行动就是你和天一彼此的试探对吗?”

克劳泽否认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天一在你那里也安排了卧底。”那声音接着道:“你想用我的生命冒险,来寻找自己身边的内jiān?”

克劳泽道:“既然你已经考虑到了这种地步,何必还要多问呢?”

“我要是被识破,或者被什么人给切碎了喂猪,你可别以为自己就能好过。”

“呵呵……别激动。”克劳泽温和地笑着;“如果你觉得有生命危险,可以随时终止卧底的任务,我不强求。”

“哼……说的倒是简单,当背叛逆十字的那一刻起,我就回不了头了。要么他们输,要么我死,半途而废的话,我又能逃去哪里?天涯海角,逆十字的人都会找到我。”

“所以,你只能跟我继续合作,不是吗?”克劳泽停顿了一下,问道:“那么……这次又有什么新的情报需要我知道的?”(未完待续。。)

吉首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吉首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吉首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吉首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吉首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