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宿州资讯网 > 体育

阿拉德之剑 第一百一十章 为了名誉

发布时间:2019-09-26 02:40:51

阿拉德之剑 第一百一十章 为了名誉

看大家都算计得差不多,而且明白了双方筹码的不同,菲娜终于露出了一个运筹帷幄的满意笑容,就好像君临天下的女王那般,意气风发,威严而令人无法正视。

“以代理家主的名义,我宣布,现在进行击剑分支负责人古烈宁?汉密尔顿的罢免投票。”红发少女朗声宣布道。

在这种时候,用膝盖想都可以知道,这些习惯于把队友推出去送死的老牌贵族们,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自己竟然要成为这五十年以来第一个直接在家族会议上被赶下台的负责人?就连铁血大公爵时期,都没有这种事情啊!

一想到这里,古烈宁顿时面若死灰。

这位刚刚还不可一世的负责人此刻双手紧紧握拳,浑身上下的骨骼咔擦作响,一瞬间,空气中弥漫开的不再是火药味,而是强烈的敌意和怒意!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候,一声老迈的咳嗽声恰到好处地响了起来。

声音不大,但那一刻,整个大厅却仿佛刮过一阵无形的清风,将所有的嘈杂和混乱全都不着痕迹地吹了开去。

不知何时,老管家丕平已经到了菲娜的身后,和米狄相对而立,如同另一位守护骑士。

管家只是管家,然而,一位一次觉醒,实力仅次于铁血大公爵的强者,又怎么可能是普通的管家?

他只是安静地往那里一站,菲娜和米狄顿时就感到压力小了很多。

总算,可以不用这么硬抗十四名高级乃至封顶职业者的威势了。

直到此刻,米狄才终于在心中喘了口气。现在,他可以断言,这位老管家是真正站在自己和菲娜这边的——不仅是因为他的行动,更是因为他出场的时机。

如果出场过早,那么米狄和菲娜的威严根本就建立不起来,这些负责人们只会觉得,两人成事不足,只不过是依靠着铁血大公爵最后的余威罢了。

然而,到了现在尘埃基本落定的时候,当老管家为了避免鱼死破之类的意外而出场,便凸显了其作为一名武人的身份,而淡化了铁血大公爵的背景。主角,依然是米狄和菲娜,只是少年少女手中,多了一张让人极为忌惮的大牌而已。

如此贴心而注重细节的出场方式,才是真正令米狄这个心思极多的重生者彻底放心的最大因素。

拥有一击必杀的诡异力量,兼具守护骑士身份的米狄;掌握着觉醒大权,且名正言顺的代理家主菲娜;再加上这位一次觉醒后级别超过50级,实力空前的老管家。有这三大要素,家族会议的结论已经不会再改变了。

整合了分支,铲除了异己,而且,也稍微抓住了一些叛徒的线索。

接下来,能在多短时间内顺藤摸瓜地找到真正的阴谋家,便要看击剑分支的配合程度了。不过,在失去了负责人之后,这分支中哪怕高手再多,还不是随便拿捏?

可以说大局已定。

“慢,请各位稍等片刻。”

就在此刻,位于古烈宁身后的那位脸色苍白的青年,表情平静地站了出来。

马丁?汉密尔顿,击剑分支第一人!

米狄的脑海中,立刻冒出了在会议开始之前便查阅过的个人资料。这位担当击剑分支副手的青年,在整个会议过程中,一直都很低调,相比起其他人,他甚至有些缺乏存在感。然而,米狄却不敢有任何轻视。

因为,正是因为此人那柄看似脆弱的细剑,挑开了米狄养了整整三天的极意。让原本必杀的一击,变成了一场只具有威慑意味的表演。

虽然这位“击剑第一人”并不是封顶者,但光是那一剑,便足够令米狄将其威胁性,放在古烈宁之上。

现在大局已定,他又要冒出来干什么?

米狄不但推测着,表面神色不动,心中却暗暗警惕。

“古烈宁大人的做法,究竟是好是坏,意愿与结果,究竟该以何为重,我认为仅凭投票,是无法决定的。”马丁扫视了一眼全场,以平静却又坚硬如铁的口吻说道,“本人提请以我们汉密尔顿家族最古老,也最简单的方式,来决定古烈宁大人的去留,简言之,让我们为了荣誉而战。”

为了荣誉而战,说得更简单一点,就是谁的拳头大听谁的。

其形式,便是在玫瑰山城的竞技场内,以一对一战斗的方式,来解决有争议的问题。将唇枪舌剑的谈判、讨价还价和政治角力,转变为最直接的实力比拼。

在很久以前,当主干、分支尚未形成,双方实力之间差距不大的时候,汉密尔顿家族内部时常发生内耗,内耗大了,便很容易造成整体实力下降。为此,家主们才会创立这样一种方式,将大规模的内耗转变为单挑独斗。

只不过,到了现在主干、分支分明,金枝军团独大的局面下,再加上铁血大公爵无人能及的强势,谁要是再想“为了荣誉而战”,结果就是荣誉和利益一起丢光。

至于现在,不是其他分支没有想到要重启“荣誉之战”,只是他们没有合适的人选。

毕竟,这些负责人们自己是绝对不可能下场的。作为早已成名,执掌一方大全的封顶职业者,赢了,是应该的,输了,那怕是屁股下面的位子也坐不稳了。

而他们身后的副手们,则多半是文职人员,级别大多也就30级到40级,面对拥有一击必杀封顶者力量的米狄,多半没什么抵抗能力。

收益与风险不成比例,况且,大势已定,所以,大家干脆就选择性忘记了这个方法。

但是没想到,被打压得最狠的击剑分支,竟然还有人冒出来。

该说不愧是汉密尔顿家族中最尚武的一支么?

还是说,年轻人咽不下这口气?

众人的目光,纷纷望向了神色平静的马丁?汉密尔顿。不少人甚至露出了欣赏的微笑,并且轻轻鼓掌起来。

“我汉密尔顿家族果然血性青年辈出。”

“不愧是击剑第一人,天才中的天才。”

大佬们纷纷出口赞扬。既然有人要给菲娜找麻烦,他们当然欢迎,反正没有任何代价,相反说不定能够渔翁得利,何乐而不为呢?

至于主干这一边,菲娜只是冷哼了一声,嘴角却同样露出了笑容。

这并不是什么虚伪的笑容,而是真心实意的愉悦,因为,对于从不会妥协,也不愿意背后耍阴谋的魔弹女王来说,比起家族会议上的勾心斗角,“荣誉之战”这种形式,或许反而是她最能够接受的。

“没问题吧?”菲娜转过头,以询问的视线望向了米狄。

作为代理家主的菲娜,现在也已经不适合直接下场决斗了,所以,既然要接受挑战,那么真正出战的,当然便是身为守护骑士的米狄了。

看着红发少女眼中跃跃欲试却又带着一点担心的眼神,米狄禁不住微笑了起来:“只要你别老想着自己出手抢夺我的猎物便没问题,另外,难得有个机会可以让人看看我们隼之团的威势,不妨搞得大一点。”

“不要小看了汉密尔顿,玫瑰山城的竞技场,可比鹰巢的要大多了,而且我保证,到时候所有该来的人,都一定会到场。”菲娜撇了撇嘴,哼了一声,骄傲地答道。

两人随意的对话,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畔。

亲密无间,略带调侃,而且,胜券在握,简直好像他们要面对的不是击剑第一人,而是一个实力不济的无名之辈一般。

看着少女的笑容,马丁?汉密尔顿的眼中,掠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怒火和嫉意。

那是汉密尔顿家族的掌上明珠,整个玫瑰山城的人民最宠爱最亲切的小公主,也是他马丁一直想要追求的完美的联姻对象。

但现在,小女孩长大了,不仅变得比想象得更强大,而且竟然随随便便就从外面带来了这么一个不知道从什么犄角旮旯里冒出来,体内流淌着卑贱血液的家伙!

据说那个叫米狄?阿思雷克斯的家伙在学院中的表现平平无奇,更是有过诸多斑斑劣迹的纨绔子弟,不知怎么地就时来转运,和小公主搭上了关系,并且从此成了伙伴。

像自己这样体内流淌着强大血脉的天才都没能目睹过菲娜的微笑,但现在,小公主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对那个米狄笑了。

他无法忍受。

所以,便不再忍受。

对于一名剑士来说,想要什么不需要他人的恩赐,只需要用手中的剑去抢过来就是了!

“竟然提出名誉之战,你这么做有些太过冲动了。”会议结束后,多明戈看着身边这位表面平静内心却怒火滔天的同伴,深深地叹了口气。

“哼,多明戈,你难道认为,我会输给那个低贱的小子么?”马丁冷哼了一声。

“我可没这么说过,击剑第一人要对付那种半路出家的纨绔子弟,还不是轻而易举。”多明戈微笑着,拍了拍同伴的肩膀,接着却又摇了摇头道,“只是,就算赢了又如何?对你来说,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根本不会带来什么好处,除非……”

“除非?”马丁接口道。

“你能够当场击杀掉米狄那个小子,这样,才能真正让这场名誉之战,改变当下的劣势,顺便,也让我们的小公主好好想一想,究竟谁才是值得依靠的强者。”多明戈的声音里,带着一种恶魔般的诱惑。

“杀掉米狄?”马丁皱了皱眉头。

名誉之战并非生死之战。况且,米狄也不只是守护骑士,他同时是阿思雷克斯家族的第一继承人,女王派的一员,不少贵族都认为,之前米狄大大削弱了赛斯家族的威势,在政治斗争中做出了贡献。

像这样一位真正的贵族,如果就这样死在汉密尔顿家族的名誉之战中,只会弊大于利。

尽管对米狄充满了恨意,但马丁绝非鼠目寸光之辈,该做到什么程度,他心中自有一杆标尺。

因而,他只是微微摇了摇头

阿拉德之剑  第一百一十章 为了名誉

,便掐灭了这个想法。

“哼,竟然没有被怒火冲昏头脑……”望着马丁远去的背影,多明戈略带失望地自言自语了一句,但下一刻,他的嘴角却再度弯起了一个冷笑,“没关系,就算你们不想要生死之战也好,我依然会让它变成一场生死之战!”

张掖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张掖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张掖牛皮癣治疗方法
张掖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张掖治疗牛皮癣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