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宿州资讯网 > 科技

末法乾坤 第一卷:荧惑残情 第二十章:望天涯(下)

发布时间:2019-09-25 15:07:57

末法乾坤 第一卷:荧惑残情 第二十章:望天涯(下)

一步如山,坚定无悔!

“咻!”一道锐利剑气划破肩头,楚浩云在重压之下,终究是没能躲过。鲜血滴落石梯,竟直接渗透消失。

勉强稳住身形,强自闪避石壁投射出的剑气。楚浩云喘着粗气,脑海中极限运转,气海紫色丝线疯狂的转动着。一丝沉闷感涌上心头,这时脑海中迅速组合排列着体内的元力,不断寻找着突破口。

站在这一阶梯之上,坚持的好几分钟,楚浩云渐感不支。元力的能量态排列变幻了千多次,终于一次变幻后,他感到脚下压力微微一轻,心头顿时一喜,按照这种能量态排列方式操纵元力运转。

适应片刻,楚浩云的闪躲越发迅捷,终于又是一步踏出,距离眼前的洞口不过一步之遥。身形一顿,元力逼到极限,最后一步身体猛然一轻。第一千两百阶石梯,没有压力,也无剑气

末法乾坤  第一卷:荧惑残情 第二十章:望天涯(下)

!幽深洞穴,好似静待来客。

长舒了一口气,楚浩云抬头看了一眼遥远的云层。叹息道:“看来,现在也只能到此了,以后有机会,定要前往云端一探究竟。”

恢复了片刻的精气神,楚浩云毫不迟疑的走入洞穴。

幽暗无尽,一片虚无。走入洞穴十几步后,楚浩云感到背后光线一暗,回头一看,原本入口豁然不见。突然脚下一空,身体霎时成为自由落体。

“咦?”黑暗中,一声惊讶的苍老声音响起。

“竟然以炼体八重的力量,踏上归元境中层才能进入的入口?”

声音回荡,呈现自由落体的楚浩云却没注意到。

四周的一切,唯有黑暗。楚浩云按耐着狂跳的内心,强行是自己冷静下来,想要寻到一处可救命的所在。很快,楚浩云就无奈的发现,四周除了空荡黑暗,只有他这个自由落体。

时间流逝,楚浩云都不知道自己坠落了多久,身体还在不停的往下掉落。眉头微皱,依照时间推算,就算是从云端坠落,也早就该落地了。可是身下,依旧是无尽的黑暗!

“妈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些焦躁不安,楚浩云心头暗骂。细细的回想着之前的一切,不觉间黑暗中一股柔和力量扩散,接触到他的身体。

“好纯正浓郁的元力!”楚浩云微微感知,眼神微凝。仿佛抓住了一丝救命稻草,楚浩云引动体内元力,不断捕捉牵引那股元力。

不知不觉间,仿佛受到了某种感染,整个人竟在这种自由落体的状态下入定了。

体内紫色丝线跳动,牵引外界元力入体,中心虚幻的荧魂珠也发出淡淡的柔光。丝丝雾气升腾,扩散干枯的气海,终于在雾气达到一个临界之时,第二道细小的紫色圆环丝线围绕着荧魂珠显现出来。

霎时,一股澎湃力量充斥全身,精气神再次突破一个新的巅峰。舒适之感,将楚浩云从入定拉回现实!睁开双眼,楚浩云发现自己正盘坐在一片荒芜的大地之上,四周八柄不同的石剑耸立,高约十丈,如玉的剑身,折射出别样色彩。

炼体八重巅峰,只差一步便可步入炼体九重。楚浩云察觉到自身的变化,并没有欣喜。很快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四周八柄石剑之上。

楚浩云站起身来,仔细打量起来。剑,形貌不一。有重若玄岳之重剑,细若丝线之寒芒,弯如弦月之风光!八柄不同形貌的石剑,也透露出不同的剑意。

来时,蓝沧海并未对楚浩云具体讲述望天涯的情况,或许就连他都没想过,楚浩云能够攀上石梯吧。因此,楚浩云对于望天涯内所要面对的事物也是一无所知。

好似察觉到中间之人的苏醒,其中那如泰山厚重之剑,微微一颤,一股厚重如山的力量向楚浩云压迫而来。波动四散,第二把细若丝线的石剑随之颤抖,一道细小寒芒横切而出。

“该死!瞬影!”危机临身,楚浩云身形瞬动,向八柄之间的缝隙冲去。

然而就在他靠近之时,一柄宛如月牙的诡异石剑突然移位,拦在他的身前。霎时,第一把重剑之力压身,楚浩云顿感身重如山,背后第二把石剑寒芒惊掠而至。

瞬影再动,加上三倍爆发力。楚浩云身体后仰九十度,险险避过。第三把剑如月辉洒落,竟是避无可避。

楚浩云怒吼一声,浑身元力爆射,附着双臂之上,全力一拳对其轰去。空气中荡起淡淡涟漪,勉强将那大面积的月辉打出一个坑洞,身体却是被这股力量压得入地半尺。

这时候,第四把剑宛如水晶透明,也瞬间闪动。这把剑,并无任何气势,也无锐利寒芒,如同虚幻直劈而下。来不及躲闪的楚浩云,只能下意识双拳交叉,挡在头顶。石剑斩落,没有带起一点波澜,竟然直接穿过楚浩云的身体,斩入地面之下。

“嗯?”楚浩云虽然感到一股撕心痛楚,却发现身上一丝伤口都没有。然而不待细思,剩余四石剑齐动,或斩或劈,或挑或刺,皆是最直接的攻击方式。石剑在楚浩云身上横穿而过,撕心裂肺的痛楚那般明显,可身上确实一点伤痕都没有。

“虚幻吗?可为什么能够感受到那种伤痛?”楚浩云眉头紧锁,目光依次扫过八柄石剑。剑势再动,这次是由那柄透明之剑首先发起攻击。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略微思索,楚浩云忽然想到石壁上的那些剑气!

“是剑之意境!”楚浩云瞳孔微缩,身体硬抗那道透明石剑一击,剧痛再次涌上心头。不过,心底却是放松了下来。痛,对他来说,不算什么!没有什么痛能够比得上当初楚家村带来的心痛。

微微闭目,楚浩云在剧痛中不断感受着把柄石剑带来的不同剑意。

山岳之厚重,月光之圣洁,虚无之玄妙,瞬光之极速。

脑海中,不断重复着石剑的攻击轨迹,体内元力运转排列也迅速变幻着。

“鸣!”突然,一声厚重的剑鸣声响起,那厚重的石剑微微颤动,剑身周围发出肉眼可见的波纹,扩散至未知的远方。

片刻后,透明的剑又是如此清鸣,接着是那道细小的石剑……

霄云宗校武场,风云台。

宗主欧阳天脸色有些难看,背后一些长老也是这般的表情。巨大的风云台上,一袭白衫潇洒而立,另一人无力的软到在地,风云台下还有几位身受重伤的内门弟子。

“欧阳宗主,我看还是派上贵宗的核心弟子来吧,这些才归元境三重废柴,就不要在拿出来丢人现眼了。”白衫少年,甩了甩飘逸的长发,露出整洁的牙齿,眼中充满了笑意。

武汉仁爱医院原本旭
武汉仁爱医院柯尧珍
天津医博肛肠医院杨玉慧
天津医博肛肠医院李洪和
天津医博肛肠医院董君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